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当我老了,我仍选择善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山东嘉祥一家四口被杀凶案  

2017-08-14 15:19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山东嘉祥一家四口被杀凶案:警方对周边玉米地实施地毯式搜捕


 2017-08-14 07:41

突如其来的变故击垮了山东嘉祥县朱庄村村民朱金良。

他躺在父亲家炕上一动不动,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屋顶,他姐姐把院子门从外面锁上,防止朱金良出来寻死。

8月4日早上5点多,朱金良照例出门干活,6点左右,他家中的妻子吕秋花、18岁的女儿、15岁的儿子及老父亲,均惨遭杀害。

五口之家只剩下朱金良一个。

隔壁大李庄村村民李建果被锁定为重大犯罪嫌疑人。8月7日,公安部发布B级通缉令,全力追剿这个41岁的瘦弱男人。

通缉令显示,案发后,他赤脚、光背,仅穿着条蓝灰色短裤,带着伤消失在朱庄村西北边高约两米的玉米地里。

山东嘉祥一家四口被杀凶案:警方对周边玉米地实施地毯式搜捕 - 喜洋洋 -

吕秋花与李建果的自拍照。 家属供图

血案发生后,当地村民提及最多的是李建果与吕秋花二人的情感纠葛。二人均有家庭,且育有子女。但在当地,两人的情感纠葛是一段公开的“秘密”。

就在惨案发生的前9天,朱家人与李家人还曾见面协商,要求李、吕两人彻底断绝联系,“李建果也答应了,说改,谁也不联系谁了”。

惨案为何发生,暂时还没人能说得清楚。吕秋花曾在两个月前,对她的大姑子说:“李建果不是人,是魔鬼。”

“话少、认死理、游手好闲、图女人钱。”是李建果留给村里人的印象。

截至8月13日下午6时,犯罪嫌疑人李建果仍然在逃。村庄周围生长旺盛的大片玉米地为公安的搜捕带来难度。

“我们每天派出40到50名警力搜索嫌疑人,出动11条警犬,在玉米地中进行地毯式搜索。”孟姑集镇党委书记说。

“私奔”

李建果身高1米65,体形瘦弱。在大李庄村,他和妻子育有三个孩子,仅靠给建筑工地打工,勉强可以养家糊口。

被害人之一的吕秋花,是朱庄村朱金良的妻子,家中还有一儿一女。

2015年,李、吕二人经朋友介绍认识,那年,吕秋花拿着丈夫的近20万存款银行卡,和李建果跑了一回。在不大的村子里,两人“不光彩”的事已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两人“私奔”后,朱金良就向当地法院起诉离婚,并要求法院冻结了银行卡。“我们家人都不想要她了。”朱金良的姐姐说,但谁也没想到,吕秋花一个月之后回到了朱家,说“要改,和李建果断了”。这个婚没离成。

但对于吕秋花家四人遇害一事,大李庄村民显示出更多的是惊愕,“看着他(李建果)挺老实一个人,也不多说话,怎么能做这种事呢?”

李建果的工友不认为他是个老实人。据他的一位工友回忆,李建果“一天的活干半天,拿到钱就去花,根本留不住,还偷工地的东西。”李建果曾在几年前,把工地上的一台水泵搬走了,还曾偷过隔壁邻居家塑料大棚的塑料。“只要是他看上的东西,没有顺不走的。”这位工友说。

朱庄村一些村民也如此认为,他们曾在胡同里看到李建果前来找吕秋花,“谁都知道他是个什么人,净干不正经事儿。”

纠缠

2015年年底,两人回家以后,朱家几个兄弟去李庄村找过李建果要钱。“当时他们跑了,花了我哥银行卡里的一万多块钱。”朱金良的表弟说。

李建果没钱。

据朱金良表弟回忆,李建果就是看上了朱家的钱,两年多都缠着吕秋花不放。“他每次没钱的时候,就拿着凶器找到我嫂子家,要零花钱,我嫂子每次都给个三百五百的,李建果真的太穷了。”

有两次,吕秋花的公公朱文良还打了他。朱家人回忆,朱文良“踹了他几脚,李建果也不还手,说自己该打”。

这事李建果的母亲也知道。她觉得是朱家欺负人,“让老人打他,他哪敢还手呀?再说,要是李建果没钱,这女的还能联系他吗?”她现在独自住在大李庄村红砖砌起的破陋屋子里,她觉得,是吕秋花看上了李建果的钱。

李建果家条件并不好,她母亲说他赚不上钱,“给人建筑工地上打工,一块大砖头也搬不动,也没给过我钱,我也不指望他。”

两人间因情、财生恨的事情瞬时在村庄里传开了。为此,李建果的父母亲骂了他好几回。李建果母亲说,有一次李建果被说得不高兴,还打了他爹,“那以后我们就不爱管他俩的事了”。

李建果母亲觉得他就是“想不开”,“容易认死理”。

李建果的媳妇也气不过,觉得丢脸,骂了李建果几次。“就骂他丢人的脸,他说改,媳妇骂,不相信能改得了。”李建果母亲回忆着。

李建果涉嫌杀人潜逃后,他的媳妇带着三个孩子回了娘家。

出事以后,朱家人从朱金良口中得知,李建果曾威胁吕秋花“不给钱就杀全家”。但谁也没把这个瘦弱男人说的话当回事。

杀戮

朱金良的大姐回忆,前段时间,吕秋花被李建果威胁怕了,“真的是甩不开了”。

朱家人回忆,案发9天前,吕秋花才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和朱金良都说了,想找办法解决问题。

吕秋花还给李建果的媳妇打了电话,说李建果不停骚扰她。“要两家人见面说开了。”朱金良大姐说,这让李建果恼火不已。

当天,吕秋花和朱金良在县城里约见了李建果和他媳妇。

“那天就把事情说开了,李建果说彻底不联系了,都改。”朱家人和李建果的母亲,都觉得没事情了。

没想到就在9天后,8月4日早上6点左右,朱金良刚出门干活不到半小时,家中的父亲、妻子、两个孩子都惨遭杀害。

吕秋花的婶婶称,李建果在门口捅刺朱文良的时候,她正好带着两个亲戚家的孩子路过。她当场吓蒙了,只记得大叫了一声“你是干嘛的”,李建果还扭头看了她一眼。跟着的小男孩说,凶犯穿着一条大裤衩,光着背。

根据公安部通缉令,杀人后,李建果赤脚、光背,仅穿着条蓝灰色短裤,带着伤消失在朱庄村西北边高约两米的玉米地里。

对李建果的追捕仍在不遗余力地开展。大李庄村村头,24小时驻扎着特警;在朱庄村,民警每日巡逻。

村庄周围生长旺盛的大片玉米地为公安的搜捕带来难度。“隔一米就看不到人了。”村民说。“我们每天派出40到50名警力搜索嫌疑人,出动11条警犬,在玉米地中进行地毯式搜索,”孟姑集镇党委书记说,由于持续的40度高温,警犬都“干不动了,一喝水就吐”。

突如其来的变故击垮了朱金良,他躺在父亲家炕上动弹不得,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屋顶,他姐姐把院子门从外面锁上,防止朱金良出来寻死。

遗体上的刀伤让朱家人触目惊心,朱金良的弟弟数了数,“四个人大概被捅了一百多刀”。

这让朱金良的姐姐想起两个月前的一次闲聊,吕秋花对她说了一句话:“李建果不是人,是魔鬼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 阅读 (13万)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