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当我老了,我仍选择善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记者体验“用生命送餐”  

2017-09-14 16:16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记者体验“用生命送餐”:收入不高 生活无保障

发布时间:2017-09-12 09:22:40 来源:金羊网 责任编辑:李真


 记者体验“用生命送餐” - 喜洋洋 -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送餐中的王小川 谢杨柳 摄

金羊网记者 谢杨柳 钟传芳

随着网络点餐日益流行,外卖员也逐渐成为一个大众熟悉的职业。较低的技术门槛、较小的入行成本,以及“月入过万”的高薪神话,都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成为一名外卖小哥。

在拥有数十万学生的广州大学城,隶属于各网络平台或餐厅饭馆的外卖员随处可见。20岁的王小川(化名)已在此送了3年外卖,经历过暴晒暴淋、骑车摔倒,现在已浑身是伤……在跟随王小川体验了两天外卖员生活后,羊城晚报记者发现,这个职业意味着压力、汗水和危险……

工作艰辛,一天可送近百单

一辆电瓶车、一个外卖箱、一部智能手机,王小川与其他外卖小哥一样,拥有一套标准的外卖装备。他已经送了3年外卖,看上去却仍然瘦小而腼腆,似乎还未成年。自小父母离异、家境贫寒的他,初中毕业就一个人从云南大山中出走谋生,至今已经3年没回家。

9月7日到8日,羊城晚报记者来到广州大学城,跟着小川一起送了两天外卖。

小川送起外卖来十分干练,从接单、送单到打电话,一气呵成,没有任何多余动作。为了节省时间,他很少等红灯,车速也比一般电瓶车快得多,不到半小时已将一箱外卖送至四五所学校。从上午10点到晚上8点,他一天可送出近百单。

当记者提出可帮忙送几单时,小川将5份外卖交给记者,并叮嘱:“打电话的时候态度一定要好,不然顾客会投诉。”记者按照订单信息一一送出,用了将近半小时,早已汗流浃背。而此时,小川已送完第二轮,总共约有20单。

记者体验送外卖,几欲中暑

恶劣的天气状况是外卖员的大敌,最常见的是高温和暴雨。“就是因为天气太热,或者天气不好,外卖单才多!”小川告诉记者,前段时间正值台风季,自己每天送出的外卖比平时还要多。而在高温的天气中送外卖,更是稀松平常的事。

尽管时已入秋,但记者在体验送外卖的两天里仍然感到酷热难耐,尤其在中午,好几次出现中暑的症状。“只能买冰冻饮料喝,不然谁都受不了。”小川说,有时候一天光买冷饮就要花十几块钱。

相比高温,暴雨天气更令外卖员心烦。在来之前,小川就已多次提醒记者自备雨具。“倒不是怕自己被淋湿,而是怕外卖被淋湿,或者外卖单上的字被雨水冲掉。”小川告诉记者,如果外卖受损,自己就要为之买单。

8日下午,广州大学城突然暴雨倾盆。当街头所有人都四处避雨时,只有外卖员还在雨中疾驰。当然,小川也披着雨衣冲了出去,只是速度比平时减慢了一些。“老板说,天气不好的时候可以适当地开慢一点,注意安全。”

送餐容易摔伤,四肢均有伤疤

外卖员最大的安全隐患,在于容易遇到交通事故。据统计,今年上半年,南京市共发生涉及外卖送餐的交通事故3242起,上海市涉及送餐外卖行业的伤亡道路交通事故共76起。交通事故频发,使得外卖员成为一个相对高危的职业,有媒体评论称外卖员是在“用生命送餐”。

小川四肢关节处均有伤疤,都是在送餐时不慎摔倒或撞车造成的。其中有一处伤疤较为严重,形状、大小就像一片柳叶,虽已时隔一年,疤痕仍然清晰可见。“刚入行的时候没经验,特别容易摔,现在全身基本上都有伤疤。”小川说,每次摔伤,店里会提供一些药水,并赔偿一点医药费。

据记者街头采访,不少在广州大学城读书的学生都见过外卖员摔倒的场景。大学生小左告诉记者,她曾在数月前看到一个外卖员送餐时摔倒。“整条胳膊血淋淋的,好大一块伤口,当时我就看哭了。”

学生也普遍反映,许多外卖员无视交通规则,“车开得很猛!”记者在大学城中环东路附近观察到,短短3分钟内,便有5名外卖员无视红灯疾驰而过,其中一名边骑着摩托车边使用手机。一名私家车司机在险些撞到横穿马路的外卖员时,生气地喊:“这些外卖小哥真是不要命!”

收入并不高,生活无保障

除了工作内容辛苦而高危,外卖员的工资似乎也没有传闻中那么高。小川告诉记者,自己目前1个月休息1天,月入3300元,包吃住。但住的地方太过简陋,8个人一间房,因此小川自己在外租房住。而根据一份本地媒体的问卷调查,442名外卖员中超过85%月收入不足7000元。

“交完房租水电费,一个月基本上存不住钱。在平台干的也好不到哪儿去,很少能月薪上万。”小川说,此前在工厂和工地都干过,但工厂太闷、工地太累,相对来说,他还是更喜欢外卖员这份工作,尽管除了一份微薄的固定工资,其他一切都没有保障。

广州海珠区的一名外卖员告诉记者,他以前月入5000元左右。今年上半年跳槽至某外卖平台,从一线外卖员做起,月入6000至7000元。“但这份工作显然更危险,有时候会蹭到小车。”对于未来,他表示暂时没有任何想法。

小川也很少为未来做打算。在送餐时,他喜欢戴着蓝牙耳机听小说。“因为送餐的工作比较枯燥,听下小说可以放松。”当记者问及有无结婚的想法时,他苦笑着说:“没有一份安稳的工作,谁愿意跟我……”

责任编辑: 李真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